外參
  此次在西班牙和美國發生的事顯示,埃博拉絕不僅是非洲一家的事,並非是屬於衛生條件惡劣、經濟發展程度低下的非洲“窮人瘟疫”。
  自1976年在今天民主剛果東部首次被髮現以來,埃博拉一直是人類社會已知的致死率最高的惡性傳染病,且這種惡性傳染病至今尚無一種確認有效的疫苗或特效藥可以應對,就更增添了其可怕性和神秘感。
  然而長期以來,非洲以外世界,對這種恐怖的瘟疫,關註和害怕程度,遠不如另一種同樣源自非洲的惡性傳染病——艾滋病。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埃博拉潛伏期短、致死率過高,導致其傳播範圍、距離受到限制。直到本月之前,所有被確認感染埃博拉的非洲以外患者,都是因某種原因在非洲疫區受感染、被確診的,這讓人們一度樂觀地相信,埃博拉是一種專屬於衛生條件惡劣、經濟發展程度低下的非洲的“窮人瘟疫”,不會傳播到醫療衛生體系完善、社會文明程度高的地區。
  9月28日,美國達拉斯得克薩斯州衛生長老會醫院確診剛從利比裡亞返回的托馬斯·埃里克·鄧肯感染埃博拉,10月4日鄧肯醫治無效死亡;10月7日,44歲的西班牙馬德里卡洛斯三世醫院女護士特雷薩·羅梅羅被確診在照顧一名已故埃博拉患者時被感染;10月12日,美國聯邦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確認,此前一天已確診,一名曾護理過鄧肯的護士感染埃博拉,她們是在非洲以外又被確認受到埃博拉病毒傳染的。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疑惑:埃博拉離我們是遠還是近?
  正如一些衛生專家所指出的,即便是發達國家,在應對惡性傳染病疫情大規模蔓延方面,也存在許多漏洞和薄弱環節。疫情防控的關鍵,在群防群治,但從馬德里、達拉斯所發生的事可知,僅通過例行公事的培訓,就讓一間缺乏經驗的普通醫院應對埃博拉這樣危險的疫情收治工作,是充滿風險的:貌似安全的未必沒有風險,貌似遠離自己生活圈的瘟神,未必不會在一夜間降臨身邊。
  某種程度上,此次在西班牙和美國發生的事顯示,埃博拉絕不僅是非洲一家的事。且許多證據表明,在達拉斯感染埃博拉的醫護工作者嚴格遵守了相關個人防護規範,儘管如此他同樣未能幸免,這表明即便嚴格遵循個人防護規範也未必就一定能幸免。
  埃博拉離我們說遠也遠,說近也近。如果繼續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把埃博拉疫情看作無關於己的他人痛癢,對疫情或掉以輕心,或盲目恐慌,瘟神就近在眼前;相反,抱著客觀、科學的態度積極應對,進一步完善健全醫療制度,改善社會衛生習慣,加強相關知識的普及傳播力度,瘟神就遠在天邊。
  □陶短房(學者)  (原標題:埃博拉真是“窮人瘟疫”?)
創作者介紹

黑檀傢俱

fq16fqbi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